You cannot place a new order from your country. United States

简报

Let me know when the Primeurs are available !

Marcel Deiss sur Facebook

我们的哲学

 

“混种”(一方风土中的融合艺术)是已知的在欧洲最古老的葡萄种植方式。远在酿酒师熟识葡萄栽培品种和成为葡萄种植专家以前,“混种”的方式保证了葡萄的定期收获。这一切都在奥利维尔·塞尔的著作《戏剧农业和土地简讯》(1600 )中有所记载。时间更进一步,让 - 路易·斯托尔兹(1852年)描述了阿尔萨斯超过一百个葡萄品种的特征,以及受到“混种”影响后的变种品种的特征,进而详细地介绍了阿尔萨斯几个最大的风土的特别混种(Sporen,Sonnenglanz, Schoenenbourg,Zotzenberg,Kastelberg,Kaefferkopf)。在那个时期,很少有“纯种”的葡萄园。酿酒师们逐渐实现了在一方风土中让一园存在着不同品种的葡萄相互适应的方式,而这样的结果,是通过一种园艺压条的方法实现的。(园艺压条法是一种艺术地利用旁边更好地适应了环境而存活下来的葡萄苗来取代枯萎的葡萄苗的一种方法)。

 

在阿尔萨斯AOC系统中(1945法令),葡萄品种的提及一直是可选的。并且在七十年代,阿尔萨斯许多块小坡地葡萄园都一直施行着“混种”。然而在1975

年对于 “Grand Cru ”(特级田)的法令中,标明葡萄品种成为了必须。进而在1977年四月的阿尔萨斯大宗交易中,对在Edelzwicker采集到的非纯种的葡萄进行了降级处理,这两个举动可被视为两个历史性的错误,因为他们造成了葡萄园内生物多样可悲的贫乏,导致了一些克隆品种的加速生产,破坏了品种多样性以及产量之间的平衡。幸运的是,得益于一些酿酒师的执着和坚持,在2005年,这一系不公正的法令得到了改革:现在,对于来自51个“Grand Cru ”中的任何一个,葡萄品种的标明都不再是必须的了。

 

现在留给我们探索的不再是葡萄品种的原始性,而是每一块特级田所可能给我们带来的神奇体验。